首页>重庆新闻 > 80后帮敬老院的老人拍“老照片”

80后帮敬老院的老人拍“老照片”

[摘要]80后帮敬老院的老人拍“老照片”。前几日,一群80后志愿青年组织了一场暖心计划,帮助10名敬老院老人拍照片,想时光倒流找回“最好的你”。

75岁的陈其礼穿上老式军装,仿佛回到当年从军的岁月。

昨天上午,位于渝中区上大田湾82号的重庆红叶敬老院热闹非凡。粤语、普通话、重庆话,夹杂着阵阵笑声,穿透薄雾,从这幢三层楼的独立小院里飘出来……

原来,有一群80后在这里启动了“最好的你”老人暖心计划,他们将为10名老人免费拍摄梦想照片,重拾老人美好年华和记忆。

计划的提议者张秋说,他们和敬老院一起,在征得老人们的家人同意后,了解了老人们的经历,并做出了一对一的准备。每位要拍摄的老人有一张准备记录表。在这张表上,不仅有老人的一寸彩照,还有姓名、经历等基本信息,在空白处,备注着老人20岁时的年月日,“我们根据推定的日子,看了那个年代的老照片,这样才好给老人准备衣物。”

百岁老人喊“孃孃”,化妆师脸红了

100岁的张玉兰是敬老院的长者,和别人已无法沟通的她,时不时会对着人叫“孃孃”。早上9点,张玉兰吃过早饭,和往常一样躺在床上休息。作为“最好的你”老人暖心计划的第一位受益者,张玉兰今天要拍一套百岁老人艺术照。

“张孃孃,我们穿新衣服拍照了哦。”在敬老院工作了好几年的徐忠云扶起张玉兰,给老人换上了黑底白点的打底衣服,外面套了件大红的开衫。穿上新衣,看着戴了口罩的化妆师,张玉兰口齿清楚地喊出了“孃孃”。

这让不满30岁的化妆师红了脸。“没得啥子,她最喜欢喊‘孃孃’,‘孃孃’也是她现在唯一说得清楚的话。”心直口快的徐忠云马上解释。

略施薄粉、轻拍胭脂、细描弯眉……100岁的张玉兰出现在镜头前时,已是另一番模样。“看得出来,老人年轻时真是个大美人。”义务做这次活动的众行文化负责人陈默婷不禁感叹。

笑得像豌豆荚,真好看

按年龄排序,张奶奶拍后,该97岁的陈桂荣了。化妆后的陈桂荣被工作人员扶着上了楼,75岁的陈其礼也跟着上了楼。拍照时,他还时不时打开房门往里瞧。直到徐忠云用粤语告诉他让他先等着,拍完就让他拍,才心满意足地搬了张椅子守在房间外。

“好漂亮哦,笑起才乖哦,眼睛笑得像豌豆荚一样,真好看。”怕陈桂荣听不到,徐忠云在她耳边大声夸。

“马上过年了,你想啥子,想不想红包?”为了让陈桂荣笑,徐忠云也想了些办法。

“好嘛,想红包。”陈桂荣的眼睛又笑得像豌豆荚一样了。“她爱美得很,早上、晚上都要照镜子,对着镜子把她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,还要把衣服也扯呀扯。”徐忠云开玩笑地说,“她是我们这里的形象代言人。”

看到妈妈换了旗袍、化了淡妆,75岁的儿子景海江在一旁用普通话说,“我父亲是建筑公司的副总,妈妈在解放初穿过旗袍,年轻时都很漂亮。”

穿上军装,老人对着镜头敬礼

陈桂荣拍完,守在门外的陈其礼站了起来,拉起拿着相机的摄影师说起了粤语。“他说他要拍照,要穿军装拍。”祖籍广东的徐忠云当起了翻译。

“好,那就先拍你。”不会说重庆话的陈其礼,听懂了摄影师的重庆话,连忙点头。

剑眉、挺鼻……陈其礼得到了徐忠云的夸赞“靓仔呀”,陈其礼也用粤语说,“你最风流(你最好)。

“看,和年轻的时候像不像?”摄影师唐怡拿出手机,点开相册,翻出陈其礼女儿传过来的黑白老照片,“这是你年轻的时候穿军装照的,还记得不?”陈其礼点了点头。

看着镜头,穿一身军装的陈其礼敬起了礼,虽然手指已有些弯曲,身板也不再挺直,但老人仿佛回到了过去,找到了原来的自己。

“嗨,老汉,也在拍照哦。”拍摄时,老人的儿媳左手提着饭盒,斜弯着身子,避开设备,和爸爸打起了招呼。“快点,你过来逗老汉,他太严肃了。”老人的儿媳拉起丈夫的衣服,让他站在自己这边。

拍完照,陈其礼先握了摄影记者的手表示感谢,又握起了摄影师的手,“他今天特别听话和懂事,昨天还往外跑,我们找了一天。”徐忠云说,看得出来,老人很享受这次拍照。

吃了巧克力,老人才同意化妆

在陈其礼拍照后,就是当过远征军的93岁杨友仁了。“他最喜欢骂人,但他是无意识的,昨天晚上吼了一夜。”徐忠云先给大家打起了预防针。

杨友仁坐定后,化妆师刚给杨友仁扑粉,“抹啥子脏的。”杨友仁话刚说完,大家都笑场了。化妆师放下粉扑,从兜里拿出一块巧克力,“爷爷能吃糖吗?”“能,他最喜欢吃糖了。”听了护工的话,化妆师就把巧克力放在了杨友仁手上。

没有丝毫犹豫,杨友仁接过巧克力,“吃嘛,这是糖。”这句话杨友仁听懂了,剥了糖纸,立即放进嘴里,用牙龈上下左右磨着巧克力。

吃着巧克力的杨友仁没再说一句话,享受的闭着眼睛,任由化妆师在脸上涂抹。

进了临时摄影棚,王旭给杨友仁换衣服,“啪”,就在王旭给老人穿衣服时,老人转头就把嘴里剩下的巧克力吐在王旭脸上。“他就是这样,吃小了就直接吐出来。”护工说后,王旭没吭声,用手把巧克力从脸上抹了下来,继续给老人穿衣服。

这时,杨友仁又剥起了护工递上的糖。

中午时分,记者离开敬老院,院里的欢声笑语还在继续。

为老人拍照留念,这或许算不了什么,但对于长期处在心灵空巢的老人而言,也许才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精神安慰。小编觉得,虽然这次活动规模不宏大,人数也不算多,但今后他们还会坚持做下去,希望通过这样的行动,感染我们身边每一个人,以此温暖更多类似的老人。


问题投诉

文章标签